李铁:开放程度越高、外来人口越多 城市才最具活力

2017年11月27日 11:12来源:www.bj163.net手机版

在部分特大型城市,一些外来人口正在感受新一轮城市治理带来的压力,他们眼下的任务是:尽快找到新的住所。

以北京为例,在过去数年以业控人、以房控人等人口调控政策的基础上,“清理”行动正在升级,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地下室、出租公寓、出租大院等都是被清理和拆除的对象。几个月前,整治穿墙打洞的行动已为城市换上了一副新貌,也使得众多服务业人员离开了原先的工作岗位。

中共中央总书记李克强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那么,在资源集中、承载大量人口、阶层差距巨大的大城市中,解决这组矛盾显然需要更多智慧。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人民”包括哪些人群,怎样以人民福祉为本,来进行城市的管理和服务,城市发展中遇到的各种突发性事件应该怎样解决,是采用一刀切的治理方法,还是改善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供给?这些问题都需要执政者进一步思考。

带着这些问题,《财经》记者专访了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在李铁看来,人们往往把城市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归因于外来人口,忽视了城市在多个层面上都对外来人口具有强烈需求。政府在进行管理和服务时,不应内外有别,所谓“人民”不仅仅是户籍人口,而是所有人。如果城市原本需要的劳动力和产业供给不足时,最终会使得各项成本上升,最终影响城市的繁荣和发展。

李铁:开放程度越高、外来人口越多 城市才最具活力

外来人口与大城市的关系

《财经》:外来人口和大城市发展的关系是什么,大城市是否应该吸纳更多人口?

李铁:任何城市都希望产业兴旺、科技发展、就业充分、人们的收入水平提高,而这些都是城市活力的表现。根据世界城市发展规律来看,开放程度越高、外来人口越多的城市,也是最具活力的城市。

《财经》:国内与城市发展相关的宏观政策是什么导向?

李铁:就这个方面来说,李克强总书记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两个核心问题,第一是如何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第二是如何构建以城市群为主体的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和加快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问题。在解决第二类问题时,无论是中小城市还是特大城市,首先都应该承担起各自的责任。

中国的城市化发展非常迅速,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17.92%增长到2016年的57.35%,联合国的报告指出,全球超过50万人口的城市中,有四分之一在中国。城市化达到一定水平后,就会面临如何管理和服务广大中低收入人口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人们长期就业的问题。在此过程中,各类城市都应更好地发挥吸纳人口、转移人口、实现农民工市民化的作用,特大城市和大中小城市都不例外。

特别要指出的是,在城市群等人口密集地区,要素相对集中,人们在这里寻找到就业岗位的可能性更高,城市也因此产业发展兴旺,理应承担和吸纳更多人口,像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特大都市群都是外来人口最多的地方。当然,中国也在极力避免拉美国家的大城市病。实际上,中国的土地所有制已经决定了不可能出现大的贫民窟。

《财经》:为什么中国不会出现贫民窟?

李铁:一般所说的贫民窟,指的是人口大规模地在某个城市地区聚集,形成城市贫民区,几十万人贫困人口居住于此,引发诸如黑社会泛滥、贩毒猖獗和一系列环境污染和公共卫生问题。而中国的外来人口只能分散居住在城乡结合部、城市边缘地带的一个个村庄、一个个小镇,小片小片地存在。何况他们在农村的耕地和宅基地还在保留。

从土地所有制的角度看,几乎所有的国有建设用地都已经被充分利用了。而集体建设用地都以村为单位所有,在城乡结合部土地规划管理的审批非常严格,大面积占用耕地几乎没有可能。因此,低成本的住房只能利用现有的集体建设用地、宅基地,当地村民也没有权利在除此之外的土地上盖新房。即使是违章建筑也是当地村民依托原有的建筑和厂房,而不是重新在一个大的空间里重塑。

《财经》:有一种说法是,一些大城市周边已经形成贫民区,有大片的出租房,低收入人口群居于此。

李铁:国内的这种居住形式主要以村为单位,在此租赁住房的人绝大部分是在城市就业的中低收入者,并不属于绝对的贫民区。国外贫民居住区的规模往往是是几十万人、上百万人,一般人根本进不去,而且这里大部分人都是拖家带口,没有充分的就业支撑。

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大量城乡接合部、城市郊区,原来的小镇、村庄里,厂房和出租屋里,确实生活着大量农民工和外来人口,他们的收入和就业水平决定了他们只能居住在这种廉价的住房内。

我们的城市离不开这些外来的农业转移人口和城镇间流动人口,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如果按照政府盖公租房的标准,设施齐全,但一个月需要至少付出上千元租金,对于绝大部分在城里就业的农民工成本太高,他们负担不起,也不想把钱花在这里。即使是很多中小城市来的大学毕业生都租不起。如果这些毕业生在北京每月工资三五千,不可能拿出其中上千元来租房。我们看到的城市外来人口的就业群体里,其中有白领,也有蓝领,也有各类从事服务业就业的打工者,他们的收入水平并不高。

产业发展、人口结构改善需要外来人口

《财经》:一些观点将外来人口区分为高端人口和低端人口,认为大城市不需要大量低端的外来人口,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本文地址:http://www.bj163.net/js/1216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