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文化纵横

2017年11月29日 23:52来源:www.bj163.net手机版

[导读]城市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城市的成功该是一幅怎样的图景?对于这些问题,格莱泽教授在其解读城市崛起与衰落、现状与未来的颠覆性著作——《城市的胜利》一书中,阐述了许多令人耳目一新且值得深思的观点:“贫困是一座城市成功的一种标志”,“贫民窟往往被作为跨入中产阶级的跳板”,“真正决定一座城市成功的因素是人,而非建筑”,等等。这些独特的观点,很大程度上切中了近期有关城市问题公共讨论的要害,也为我们反思固有偏见和规划理论误区提供了更多视角。

贫困的城市:贫困是一座城市成功的一种标志

格莱泽教授对城市贫困现象的认识让人“三观尽毁”。他认为,本质上城市的贫困并非什么坏事。相反贫困通常是一座城市成功的一种标志。以格莱泽教授的观点来看,曾经集聚在北京唐家岭地区、深圳蔡屋围地区的“蚁族”,恰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

贫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文化纵横

曾经的唐家岭某出租楼内,四栋楼被私建的铁板连接起来,铁板上是洗漱间,旁边可以晾衣服。

贫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文化纵横

蔡屋围:深圳最为成功的城中村

他指出,“从里约热内卢到鹿特丹,城市中存在的贫困现象事实上体现了城市的优势,而非劣势。……城市的发展是减轻农村贫困的一个重要途径。”“城市里充满了贫困人口,但并非是城市让人们变得更加贫困,而是城市利用将会提高他们生活水平的前景吸引来了贫困人口。”

人们常常会排斥城市里集聚了大量低收入人群的贫民窟、城中村或地下室,认为这是城市失败的象征。而格莱泽教授指出:“与偏远地区不同的是,城市里的贫民窟往往被作为跨入中产阶级的跳板。”

北京这座超大城市以其丰富的功能、多样的文化以及充足的就业岗位,引发了大量人群在地下室居住的奇观。

美国南加州大学Annette M. Kim教授对北京地下室做过专门的研究。她认为,在北京地下室这种非正式住宅(informal housing)里居住的人数很难准确统计,估计从20万到200万不等,但100万人是一个合理的数字。其实每天穿梭于京城的快递和外卖小哥,有很多都是附近地下室的住户。

贫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文化纵横

北京忙碌的快递和外卖小哥有很多是周边地下室的住户

广布于北京中心城区的地下室,提供了大量的可负担住宅(affordable house),既使低收入人群的居住地能够靠近工作地点,降低了城市的运行成本,也极大地缓解了政府住宅保障方面的压力,成为推动北漂一族阶层流动的第一块跳板——尽管通常我们并不这么认为。

贫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文化纵横

Annette M. Kim教授绘制的北京地下室及保障房(affordable housing)分布图。图中橙点为北京地下室的分布,蓝点为保障房。抽样的地下室平均面积9.75平方米,平均租金70美元/月(约合440元人民币/月)。

▍衰落的城市:真正决定一座城市成功的因素是人,而非建筑

格莱泽教授梳理了底特律和纽约等城市的兴衰史,指出“真正决定一座城市成功的因素是人,而非建筑。”

底特律在19世纪末是一个堪与当今硅谷媲美的创新者的温床,如今却沦落成为一个由少数大企业控制、治安极端恶化(由于缺乏资金,警察不能全天在岗)、经济严重衰退的封闭的制造业城市,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是当城市陷入萧条,人口不断减少的时候,当政者“没有尽力吸引那些聪明和富裕的企业家,而是建造了高楼大厦。……把新建的城市看成了真正的城市。”

底特律甚至在基本无人的街道上,建设高架轨道捷运系统,希望以此扭转城市的衰退。格莱泽认为,“如果这座城市从20世纪20年代起就利用其财富和政治实力投资各个层次的教育机构,那它也许已经获得了后工业城市实现复兴所不可或缺的人力资本。”

贫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文化纵横

底特律市中心萧条的街道与捷运轨道系统(这是2008年所摄)

纽约在1970年代陷入比底特律更为严重的衰退。这是那个时代工业城市的普遍现象。但纽约成功实现了城市的复兴,而“复兴的根本原因是企业家精神的增强,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务领域。”纽约很好地利用了城市带来的接近性,并成功对冲因制造业的流失和衰败所造成的困境。

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深知城市带来的思想交流的意义,他在政府办公室采用华尔街交易大厅的模式,以发挥面对面交流的重要价值。格莱泽教授认为:“全球化一方面消除了纽约作为一个制造业中心的优势,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它又提升了这座城市在创新理念方面的优势。”

贫困是城市成功的标志|文化纵横

将华尔街“搬到”市政厅: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的办公室

本文地址:http://www.bj163.net/js/1239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