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夫不为重赏而来

2017年11月28日 07:01来源:www.bj163.net手机版

原标题:勇夫不为重赏而来

勇夫不为重赏而来

漫画/肖乾旭

不少人曾问过邓稼先搞两弹得到多少奖金,他总是笑而不答。1986年5月,在邓稼先病危期间,远在美国的杨振宁赶了回来,到医院看望他,也问到了奖金的事情。邓稼先伸出两根手指,杨振宁猜说20万、2万、2千,均被一一否定。邓稼先说,20元。杨振宁以为他在开玩笑,邓夫人许鹿希补充说,这是真的,原子弹10元,氢弹10元。

10元奖金能干什么?放到现在,也就能买两斤苹果、半袋面粉而已,即便当年这个数目也毫不“鼓舞人心”。要知道,为了新中国的“大炮仗”,邓稼先殚精竭虑、鞠躬尽瘁,立下的是不世之功,以他对两弹的巨大贡献而言,给多少奖金都不为过。但他对此并不以为意,他最关心的是两弹的成败。早在接受两弹任务之初他就曾表示,这个事情能搞成,这辈子就是有价值的。这个人是为事业而活的,奖金在他眼里不过是身外之物。邓稼先辞世后,时任国防部部长张爱萍一篇悼词写得真切:“君视名利如粪土,许身国威壮河山,功勋泽人间。”

轻名利重事业,轻索取重奉献,轻享受重创造,这样的科学家还大有人在。

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1994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奖,奖金100万港元,2001年,获得霍英东“科学成就终生奖”,奖金也是100万港元。这两笔奖金的支票还没到手,钱老就将钱捐给祖国西部的沙漠治理事业。他说:“我姓钱,但我不爱钱。”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彭桓武,同样曾将他的奖金100万港元全数捐献,用于奖励从事科研事业的后来者。当别人问他何以如此时,他没有慷慨激昂动人心弦的表白,只是淡淡地说了三个字:没用处。

人们常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邓稼先、钱学森、彭桓武者,已然成就了一番事业,堪称“勇夫”,却弃“重赏”于淡然。他们用行动拓展了这句俗语的逻辑深意:重赏之下有勇夫,但勇夫不一定皆由重赏而来。特别是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凭借的大多是内心的热爱和奉献精神,不可能仅仅依靠金钱的支撑和激励。

平心而论,大家都是现实的人,衣食住行都要花钱,因而奖金是可喜的,也是重要的。但也要知道,世界上还有远比钱更重要的事情。而且,一个人的正常消费所需金钱也是有限的,无非“夜眠八尺,日啖二升”。如果太注重那些身外之物,自戴名缰利锁,为物欲所驱使,在“衣食足”、“仓廪实”之后,还要疯狂和不择手段地追求金钱,不仅是愚蠢和可悲的,也是十分危险的。

古人诗云:“名利最为浮世重,古今能有几人抛?”国之栋梁邓稼先、钱学森、彭桓武,无疑便是那自古至今的“几人”之一。

勇夫不为重赏而来

本文地址:http://www.bj163.net/ssq/1220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