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爱红:我是怎么成为心理咨询师的

2017年12月06日 16:16来源:www.bj163.net手机版

(原标题:葛爱红:我是怎么成为心理咨询师的)

葛爱红:我是怎么成为心理咨询师的



  

□女报记者 赵世彩
  “我那时候,就是一心想从家里逃出来。”“我在一个同行的办公室嚎啕大哭,我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儿子病了,天塌了,也是至此,我的人生开始逆袭。”
  记者对面的葛爱红,在采访间隙,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我看着她的眼睛:“你真的愿意揭开曾经的伤疤,把过往展示给更多的女性?”“我愿意。”平和的眼神里是坚定。这个年代,有太多女性在岁月静好的表象下想做“出
  走的娜拉”,因为他们被压得透不过气
  来,压住他们的,或许是事业,或
  许是家庭,或许就是生活本身。
“逃”到济南
  在别人眼中,葛爱红应是被羡慕的那一个。
  1973年生人的她,赶上了大学最后一批包分配的末班车,机缘巧合,让她比别人拥有了更好的工作机会。“我学的是俄语,命运却让我干上了证劵。”
  90年代初,计算机还是个盖着红布,像神一样的物件,能摸到的,没几个人。巧的是,葛爱红在父亲的单位自学了计算机,毕业之际又恰好有招聘机会,她顺利入职了德州市一家证劵公司。
  工作顺利,很快,葛爱红也组建了家庭,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用当下的热词来说,这应该算“人生赢家”了吧?日子的甘苦只有当事者最清楚。2012年,葛爱红跳槽到了济南的一家证劵公司,能说出来的理由是“逐梦”:老家是德州,但济南一直是葛爱红的梦想所在。
  更深层的原因在于说不出来的缘由,且这个缘由渐渐发酵,如一个执念,成为葛爱红那些年放不下、解不开的心结:她要逃离那个家。
  生下儿子后,由于丈夫身体不太好,葛爱红的工作太忙,照顾儿子一事公婆全盘揽了过去。渐渐的,葛爱红发现,她成了家中多余的一个人。此时,在济南有工作机会,她只身一人,从家里“逃”了出去。
  济南的房子是租的,生活是两点一线,葛爱红却没有了此前在家庭中的
  窒息感。在一个人的
  “家里”,她觉得又找到
  了自己。直到2014
  年,她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当时一家银行的副行长,算是葛爱红的同行。可是,从她身上,葛爱红看到了女人的另一种模样:“人家活的太好了,事业好,家庭好,原来,事业和家庭是可以兼顾的。”以前的葛爱红,认为事业和家庭不可兼得,想有一方,需放弃一方。“我们聊完,我在她的办公室嚎啕大哭,我有房有车,但是家没了。”
  为了“活的好”,葛爱红把工作从济南调回了德州。在回家前,她跟丈夫提了个条件:要一家三口在一起,哪怕是租房子住。丈夫真租了房子。不过,回到德州的葛爱红,工作比在济南时还要忙,时间长了,她发现,此次“回家”不过是形式上的,她还是顾不上家,丈夫和孩子,还是会经常回到公婆那里。
  葛爱红再次回到了济南。好的是,不久后,丈夫的工作也调到了济南,读高二的儿子也时不时过来,“一家三口终于真正在一起了,那段日子太幸福了,我天天在家做饭等老公回来。”
  此时,一桶冷水猝不及防浇了过来:“儿子老师打电话给我,说孩子病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了,我觉得天塌了。”
  儿子得的是抑郁症,这让葛爱红百思不得其解。孩子从小一直非常优秀,是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怎么会得这种病?
救赎自我
  儿子的病,抽空了葛爱红所有的心思。她不上班了,带孩子奔波各个城市看中医,带孩子去杭州去南京散心看风景,日日夜夜陪着他。
  那两三个月的时间,她几乎没怎么吃饭,也没怎么睡觉,天天在忏悔,从早哭到晚。儿子的病却越来越严重,他不吃不喝,葛爱红觉得“要失去儿子了。”
  这时,有人建议葛爱红带孩子到北京就医。没想到,儿子经过治疗后,恢复的很快,上学也没问题了。就是在那个时候,葛爱红开始接触心理学。也正因为此,她从一个金融从业者转为心理咨询师,救赎了自我,也改变了身边的人。

  “开始我是为孩子而学,后来我就是为自己而学。”葛爱红说,一件件事做下来,以前急躁的她变得有条不紊,身体越来越好,丈夫开始跟她说:你变的有魅力了。她也真正回归了家庭。
  她愿意把曾经的经历示人,就是希望像她一样的女性能从中吸取到一些东西,生活工作家庭兼顾,自己有价值观。
  在女人一生的成长中,总会有那么一个时间点,觉得被现实压的透不过气来,葛爱红说,她经历过,痛苦过,蜕变过,她的理想就是尽一己之力找一个平台让女性“透透气”,最终让每个家庭的女性达到身心灵合一。

(原标题:葛爱红:我是怎么成为心理咨询师的)

netease

本文地址:http://www.bj163.net/ssq/1315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